我在澳门做荷官:“美女荷官”只存在于电影 每天见证一夜暴富和倾家荡产

  太多人在这里豪掷千金,却收获了家破人亡。但总有人只相信那些一夜暴富的故事,幻想自己就是下一个幸运儿。

  这是一个在赌场里负责介绍游戏规则、发牌和处理筹码的职业。因为要把客人荷包,即钱包里的钱收到自家囊中,又名荷官。

  本期显微故事讲述的是和荷官有关的故事:在澳门每10个人里,就有一个人是荷官,但都不是大家所以为的“美女荷官”。

  他们大多是中年男女,只负责组织和维护牌桌秩序,围观赌客的故事,并收下他们的小费,运气好的时候能够达到月收入5万元左右。

  我的前夫是个赌鬼,不仅赌还出轨,有多个暧昧对象,所以我们离婚了。离婚那年,我35岁,以前一直做家庭主妇,在家看孩子,现在却不得不一个人养家糊口。

  在朋友的介绍下,我到赌场做了荷官。如果你以为做荷官的都是年轻漂亮的,那就错了,只有电影里才对外说“美女荷官”。

  像我这个年纪,没学历没技术,就算有人肯聘用我,月薪也不会超过一万块。但做荷官的基本工资加小费可以达到一万五。有时遇到一掷千金的豪客,月入三五万也是有的。

  荷官对学历没特殊要求,只要人机灵,会心算就可以。发牌时你得反应敏捷,客人的赢赔率你也要计算清楚。

  入职前有三个月的培训,学习赌场规则、发牌技巧等等,考试通过以后才能被正式录用。

  前些年,荷官在澳门还是一个挺受欢迎的职业,你在赌场上也许真能见着不少美女荷官。

  但现在这些年轻好看的姑娘小伙都转行做赌场的市场公关了,只剩下我们这些四十多岁的人还在干这行。

  原因在于,荷官做久了,就会感觉自己像流水线小时三班倒,每天在赌台后机械地重复着同样的事情。做市场公关相对来说要舒服一些,自由一些,而且挣得更多。

  客人会给荷官小费,但我们不能私自收下的。在赌场,荷官不能有往自己口袋里放东西的举动,摄像头随时在监控我们。

  “出千”这样的行为我从没遇到过。不过,如果客人一直赢,我们就要换荷官了。俗话说“换手如换刀”,换了荷官以后,局面可能会有所改变。

  几年来,我见过输掉几千万仍云淡风清、谈笑风声的,也见过输掉几百块就骂骂咧咧、顿足捶胸的。有人一夜之间暴富,也有人倾刻之间家财散尽。

  赌博,说到底就是用你辛苦挣来的血汗钱赌未知的运气,只不过幸运的人总是少数,落魄而归的永远是大多数。

  这不是妄言,是由大数据决定的。在不作弊的情况下,赌客与赌场谁输谁赢是自然发生的,看似毫无规律,却暗藏科学的玄机——赌场的每一台机器、每一个程序的设计,都是建立在精准的数学定律、数理分析的基础上的。

  如今“公关”这个词已经被黑化了,在娱乐场所工作的男公关、女公关都被赋予了其它的含义。

  去年春节回老家,多年不见的高中同学聚会,大家问我是做什么的,我实话实说,说在娱乐场做公关。听完我的职业,我的那些同学们互相望了望,表情很尴尬。我知道,他们肯定误以为我是“天上人间”的那种“公关”了。

  如果你看过白百何主演的电影《妈阁是座城》,就知道赌场公关就像企业公关一样,频繁和人打交道,把一些优质客户揽到自己名下。只不过,我们需要带动他们去贵宾厅赌博。

  对于一些“大客户”,我们会负责接待,接机、订酒店、陪玩。经常来消费的客户,我们会邀请他们到贵宾厅,推荐他们办VIP卡,这就锁定了公关和客人之间的关系,以后这张卡上的所有流水我都有分成。

  这行做久了,你会很容易分辨出哪些人是真正的“大款”,哪些人只是虚张声势。像威尼斯人酒店里那种举着小旗的旅行团,我是不会找他们办卡的。

  目标不对,就是浪费时间。大部分的客人都是自己发展的,也有熟客介绍过来的,都是钱大气粗的主儿。

  因为要协助客户买码、兑换筹码,我们也被称为叠码仔。这工作看似简单,其实并不容易:

  首先你的记忆力要好,反应要快,要分得清什么是泥码、什么是现金码,泥码只能在投注厅使用,现金码是可以兑换现金的;

  我们的赌场本不缺客人,很多澳门本地人,逛赌场就像逛公园、菜市场一样,每天都要来报到。但今年的疫情,让澳门的博彩业受到了史无前例的重创。

  二月初,有博彩从业人员被确诊为Covid-19,2月5日凌晨所有澳门赌场都被关停。即使2月20日重新开门,对赌台数量、赌客人数和人员间距等也是有严格限制的。

  海关关闭,外国人禁止入境;口岸关闭,内地的客人也来不了。有官方数据显示,今年第一季度澳门博彩业收入比去年同期锐减60%,四月份达到86%,这样的跌幅可谓前所未有。

  赌场岌岌可危,荷官和公关自然也好不到哪去。听说有的小赌场关门,荷官和公关也因此失业了。

标签: 美女荷官

添加新评论